您當前所在位置:晉江新聞網>>淘派app>> >>正文

已入侵我國435個縣市區,紅火蟻危害如何?如何防治?

www.ijjnews.com    泉州晚報 2021-04-08 16:14
  

紅火蟻體型比普通螞蟻大,身體為紅色到棕色

  它們取食農林作物種子、果實及根系,叮蜇人畜造成灼傷疼痛甚至休克和死亡,農田、林地甚至城市公園綠地都可能出現。近年來,泉州每年都有許多人被它們蜇傷咬傷。

  它們就是“地表最強入侵物種”之一——紅火蟻。根據農業農村部近日發佈的最新數據,紅火蟻已經入侵我國12個省區市435個縣(市、區)。針對近年來紅火蟻傳播蔓延的形勢,3月12日,中央農業農村部等九部門聯合啓動全國紅火蟻聯合防控行動。

  那麼,紅火蟻“入侵”泉州的情況怎樣?如何防治紅火蟻,扼住擴張趨勢?被紅火蟻蜇傷了怎麼辦?記者就此進行了走訪調查。

  分佈

  田間地頭多 城市公園也有

  4月1日臨近中午,惠安縣城郊外農田,田埂中聳着一堆滿是小窟窿的泥丘,不時有螞蟻從窟窿和縫隙裏爬出。記者用長木棍捅破泥丘,密密麻麻的螞蟻瞬間奔湧而出。

  正在鋤草的林阿婆見狀,大聲提醒記者:“小心,這些是‘紅蟻’穴。”説着,她找來枯枝雜草,小心翼翼地覆蓋在蟻穴上方和四周。被點燃後,雜草噼裏啪啦燃燒着,紅火蟻四處逃竄。火熄滅了,洞穴裏仍不時有紅火蟻爬出。“燒不完的。”阿婆説,村民們嘗試過“黑旋風”(殺蟲劑)、火燒、水淹、曬“六六粉”、捅蟻穴等方法,效果都一般。她被紅火蟻蜇咬過多次,現在每到田裏幹活都會隨身攜帶風油精,“被咬到抹一抹,消腫消毒。”記者粗略觀察,阿婆的花生地四周分佈着近10處大小蟻穴。

  4月3日,南安的王先生回家掃墓,將車停在村裏戲台邊。在城裏讀幼兒園的兒子對什麼都很好奇,看到路旁有螞蟻,就穿着涼鞋去踩。王先生看到後,嚇得不輕,趕緊抱回兒子,因為兒子踩的正是紅火蟻。

  紅火蟻只在農村出現?有這種想法就錯了。3月31日,林先生到泉州市區北濱江公園的沉洲園、汀洲園一帶散步,在觀鷺平台,他發現綠色草地上裸露着幾處紅黃色泥土,竟是紅火蟻的巢穴。他説,在市區其他公園也曾發現紅火蟻的身影。

  10個縣市區發生 以沿海地區為主

  我國最早發現紅火蟻危害的是台灣地區,大陸地區最早發現的是廣東吳川。

  10多年前,紅火蟻首次進入泉州人的視線——泉州市首次在某地多個村莊發現紅火蟻,經調查為調運外省廢舊皮革所致。

  泉州市農業農村局植保植檢站副站長蔡英傑介紹,隨着近年來城市化建設加快,園林綠化景觀增多,紅火蟻有擴散的趨勢。根據農業農村部《全國農業植物檢疫性有害生物分佈行政區名錄》,到目前,泉州有10個縣市區發生為害,以沿海地區為主。泉州市主要分佈在公園綠地、公路綠化帶和種植地田埂等區域。

  華南農業大學紅火蟻研究中心主任陸永躍教授,是農業農村部紅火蟻防控特聘專家,他曾到過泉州實地調查。

  據他介紹,紅火蟻的適生環境在18℃至30℃之間,泉州氣候環境適宜它們生長繁衍。紅火蟻一般在空曠、遮蓋物較少、植被覆蓋低的地方生存,已經受到干擾或破壞的生態系統,更容易遭到入侵。

  目前,紅火蟻在全國大部分地區分佈還是點片狀,並未形成普遍趨勢,受到紅火蟻大面積侵害的地區其實並不多。大部分發生紅火蟻的地區,嚴重程度都屬於中等偏下。

巨大的紅火蟻穴

  危害

  蜇人越來越多發 每年4-9月最多

  清明節前,晉江池店的李阿姨在家中暈倒,家人連忙撥通了120。醫院一番檢查後,並沒有查到什麼異常。李阿姨甦醒後回憶,暈倒前半小時去倉庫做衞生,不小心被一隻紅色螞蟻咬了。醫生表示,李阿姨的休克應該是由紅火蟻咬傷造成的,好在搶救及時,否則有生命危險。

  記者瞭解到,近年來,被紅火蟻叮蜇的人呈遞增趨勢,高峯期一般發生在每年的4-9月,這恰好是紅火蟻的活躍期。

  今年清明節前後,南安市醫院、晉江市中醫院等醫院就接診了多例被紅火蟻蜇咬的病例。南安市醫院急診醫生謝志勇介紹,有2名患者出現局部紅腫及過敏,咽喉有堵塞感。對症處理後,兩人情況趨於好轉。

  繁殖力強毒性大 危害農業傷害人畜

  紅火蟻是全球公認的百種最具危險的入侵物種之一,攻擊性強和叮咬毒性大是它的主要特點。紅火蟻拉丁名意指“無敵的”螞蟻,因難以防治而得名。其通用名“火蟻”,指被其蜇傷後會出現火灼感。

  蔡英傑介紹,紅火蟻體型比普通螞蟻大,長3-6毫米,身體為紅色到棕色。腹部呈卵圓形,末端有螫針伸出,這是紅火蟻最危險的部分,因為螫針內有毒液。

  陸永躍説,紅火蟻的危害程度重,發生範圍廣,不但會咬傷人和動物,對農作物也具有危害性,會取食農林作物種子、果實及根系。在紅火蟻嚴重發生區,紅火蟻會“偷”菜種,導致菜種出苗率低;被紅火蟻叮咬後,馬鈴薯、番薯等腐爛率增加;紅火蟻經常在部分顯花植物上活動,導致其授粉昆蟲減少,產量減少;紅火蟻會蠶食大豆等固氮植物根部的根瘤菌,導致產量下降。此外,紅火蟻喜歡在果樹周圍築巢,叮傷果實,會將果樹皮啃光。紅火蟻還會叮咬豬、鴨、雞、羊等,導致它們寢食難安,死亡率增加。

  紅火蟻習性主要有三個特點:繁殖能力強,每年三四月為繁殖高峯期,一頭蟻后平均一天可產500—1000個卵;蟻羣數量龐大,一個蟻羣少則一兩萬只,多則一二十萬只,數量龐大還體現在一個地區內蟻羣的密度高,如一畝地有十個蟻巢,甚至高達上百個;攻擊性比較強,工蟻在碰到干擾、敵人時,衝出來又叮又咬,羣起而攻之。“將樹枝插到蟻巢上,紅火蟻會立刻呈現出攻擊狀態,傾巢而出。”蔡英傑也如是介紹。

  陸永躍介紹,紅火蟻的蟻巢和普通的蟻巢有明顯的區別,雖然都同樣是隆起的土堆,但我國大部分螞蟻築的蟻巢結構簡單,紅火蟻蟻巢則呈蜂窩狀。

  晉江市中醫院動物咬螫科主治醫師莊鴻志介紹,大多數紅火蟻蜇人時,以大顎咬住人的皮膚,用屁股上的螫針刺入皮膚,注入毒囊中的毒液,致使人體發生過敏反應。紅火蟻的毒液中含有分子量較大的毒性蛋白,主要有蟻酸、組胺樣物質及神經毒素。多數可在蜇傷後數分鐘發生作用,輕者表現為全身瘙癢、風團樣皮疹或皮下散在性和瀰漫性紅斑,重者出現氣促、胸悶、呼吸困難,咽喉不適,面色蒼白,四肢厥冷,血壓下降等全身過敏反應症狀。部分患者出現頭暈、乏力、煩躁不安、昏迷、抽搐、大小便失禁等腦缺氧和腦水腫表現。少數嚴重病例可合併致死性心律失常,危及生命。

農業技術人員施藥滅殺紅火蟻

  防治

  大範圍基層培訓 專業人員下鄉施藥

  近年來,鑑於紅火蟻在我國部分省區傳播加快,泉州市加大了防控力度,建立了相應的防控機制。

  蔡英傑介紹,早在2007年,泉州市就制定《泉州市防控紅火蟻疫情應急預案》,2013年重新修訂。應急預案根據“屬地管理,分級負責”“政府負總責,部門各司其職”的原則,加強防控工作的組織領導,強化部門協作,科學防控、聯防聯控,做好紅火蟻疫情防控工作。

  根據《農業植物疫情報告與發佈管理辦法》,各地加強監測,按時報送疫情快報、月報和年報,掌握疫情動態;按照“政府主導、屬地管理”的原則,立即採取有效措施對發生區進行封鎖控制和撲滅處理。

  為防治紅火蟻,農業植物疫情的宣傳培訓已成為植保部門的常態化工作。今年3月,在南安市梅山鎮梅元村,當地農業部門組織培訓班,農業技術人員和鎮村幹部接受紅火蟻防治培訓,提升紅火蟻的識別及防控技術能力;4月3日,晉江市園林局、農業農村局等單位在八仙山公園舉辦防控紅火蟻主題活動,現場進行紅火蟻防治宣傳,贈送治療螞蟻咬傷中藥,還有咬傷後出現休克心臟驟停的心肺復甦培訓……

  每年,全市及各地農業部門都組織數十場紅火蟻防治培訓,提升農業技術人員和基層幹部防治知識和能力,而下鄉指導農民施藥也是常態化工作。

  不過,紅火蟻防治是龐大的系統工程,僅靠農業技術人員和鎮村幹部顯然不夠。蔡英傑説,2016年左右,泉州市探索購買社會化服務,引進專業技術人員、專業化服務公司防治紅火蟻,農業技術人員負責指導監測、驗收成果。

  目前,紅火蟻的防治方法主要是施藥,包括毒餌法和觸殺性顆粒劑、粉劑滅巢法。堅持阻截與防控並重,採用“二階段處理法”有針對性地採取毒餌法、滅巢法等防控方法,降低種羣密度,壓低擴散蟲源。

農業部門在南安舉行紅火蟻防治培訓

  建議

  專業化防控為主 發動羣眾合力“狙擊”

  3月12日,農業農村部等九部門在廣州增城區舉行全國紅火蟻聯合防控行動啓動儀式。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有關負責人表示,要強化部門協作,加強檢疫監管和監測調查,抓住春秋兩季紅火蟻活躍期組織開展集中防控,為糧食連年增產和種植業持續穩定發展提供重要保障。

  “紅火蟻可防可控。”對於建立更科學、有效的紅火蟻防治體系,陸永躍教授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表示,最簡單的方法,以人工監測為主,走到哪、看到哪、記到哪,將範圍定出來;對於潛藏區域,或者懷疑有紅火蟻的,採用誘餌試探其是否存在或密度大小;研發推進雲採集監測分析系統,動員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鼓勵普通人隨手拍後上傳雲端,收集具體發生分佈範圍,計算髮生程度和風險,根據大數據制定滅殺方案。

  他建議,地方管理部門首先要摸清紅火蟻的發生現狀、分佈區域、嚴重程度等,收集詳細信息,制定科學的防控規劃,進行組織實施指導;要以專業化防控為主要依託,同時組織發動羣眾參與防控,才能更好地控制;相關職能部門要定期對防治情況進行檢查、監督、評估和總結,真正將防治體系落實到位。

  他認為,地方人力物力有限,不能只尋求相關企業或者行業組織幫助,可以僱傭專業機構負責重點區域滅殺。對於非重點區域,要動員羣眾,打一場紅火蟻防控的“全民戰爭”,做好“各掃門前雪”。

  “現有的技術比較成熟,很多地方也建立了防控體系,但要將技術推廣到一線,需要大量的宣傳培訓。”陸永躍舉例,他曾在某地做示範,給村民講解理論和技術,前後做了3次,每次培訓完了,村民都説懂了,把藥劑發下去,最後發現,許多村民胡亂施放,效果可想而知。

  有不少地方,紅火蟻防控得比較好。陸永躍説,從技術角度上説,針對個別獨立、隔離的地區,基於現有藥劑和技術,完全可以根除。他的團隊已經在全國完成了10多個點的滅殺,比如湖南、浙江等地,福建上杭、新羅兩個點花了8年根除。不過囿於現實因素,紅火蟻分佈點多、區域大,許多地方目前投入的財力、物力不相匹配,只能控制危害。

莊鴻志醫生向市民科普紅火蟻知識

  提 醒

  勞動前做好防護 被蜇傷最好就醫

  2013年,晉江市中醫院開設了動物咬螫科,該科室帶頭人莊鴻志及其團隊參與了13個動物傷害救治團體標準的起草,其中為主要執筆者之一的《螞蟻螫傷救治規範》是國內首部螞蟻蜇傷治療的團體標準。

  對於如何防範和治療紅火蟻叮咬,莊鴻志建議,在有紅火蟻的地區勞動,要穿雨靴、戴手套。帶小孩到公園、户外活動時,要提醒小孩不要踩踏蟻穴。被紅火蟻蜇咬後,立即遠離該區域。若紅火蟻還在皮膚上,不可用手拍打,借用外物拍打。對於叮咬的位置,可用清水沖洗,有條件者可用碘伏消毒。當出現皮膚瘙癢時,可用含皮質類固醇激素的藥膏外搽,如地奈德軟膏、皮炎平等。若症狀沒有緩解,最好到醫院就診。

  如果出現全身瘙癢、風團樣皮疹等全身過敏後,應馬上到附近的正規醫院就診。被蜇傷的人千萬不要自行駕車去醫院,以免途中出現休克造成二次傷害。

  莊鴻志説,紅火蟻咬傷需要預防破傷風,最好注射破傷風疫苗,但是這個問題基本沒有得到重視。對於經常在紅火蟻較多區域進行農業生產的農民,可以考慮提前注射疫苗。

  (記者 廖培煌 蘇凱芳 實習生 葉柳錕 文/圖(部分圖片由蔡英傑、莊鴻志、陸永躍提供))

標籤:紅火蟻
稿源: 泉州晚報  編輯: 陳子漢陳子漢 [打印]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
你至少需要輸入 5 個字    暱稱:       
晉江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註明“來源:晉江新聞網或晉江經濟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視頻,版權均屬晉江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 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 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晉江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非晉江新聞網或晉江經濟報)”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 信息,繁榮發展互聯網行業,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 用,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來源”,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來源:晉江新聞網”,本網將依法追究 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繫。電話:0595-85088286。